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6年

一文读懂私募基金GP和LP间的恩怨情仇,即看即懂~

2019-03-10 12:39 国尚新闻网 点击次数 :

一文读懂私募基金GP和LP间的恩怨情仇,即看即懂~

2018-11-05 21:13 来源:希赛教育 会计师 /独立 /专业

原标题:一文读懂私募基金GP和LP间的恩怨情仇,即看即懂~

目录:

建议一:学会基金派生诉讼,LP不再无处维权

建议二:行使投资者知情权,LP不再一无所知

建议三:建立决议异议机制,LP不再忍气吞声

建议四:设立GP变更机制,LP不再错付终身

建议五:明确基金托管人职责,LP不再张冠李戴

建议六:不盲信印鉴共管制度,LP不再追悔莫及

更多基金最新最热资讯敬请关注公众号(xsyhzs)。

“管理人没有按照合同履行职责,私募基金亏钱了, 能够要求GP赔钱吗?”

作为被广泛使用的投资形式,近年来私募基金可谓撑起了一片天, 但巨大的存量也引发了众多私募基金纠纷, 一部分是以私募基金的名义以回收投资收益为目的所发起的外部纠纷,另一部分则是基金投资人和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之间的内部纠纷。外部纠纷通常涉及股权回购、估值调整、差额补偿等等,但由于司法机关并不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予以私募基金特别的优待或是设置特殊的障碍,故相较于其他主体, 私募基金的外部纠纷并无二致。因此, 本文的关注重点并不在于分析这些同质化的外部纠纷, 而是关注私募基金特有的内部纠纷。

鉴于私募基金大多为有限合伙型,私募基金内部纠纷经常表现为有限合伙人(“LP”)与普通合伙人(“GP”)之间关于基金合同、合伙协议等文件的合同纠纷, 因此希望能够通过基金内部纠纷的真实案例, 探讨基金合同中经常被忽视的几个重点, 一方面帮助私募基金管理人了解有哪些约定可能在投资风险发生时给基金管理造成困扰, 另一方面也教广大投资者一些除了“拉横幅”以外的法律维权手段。

关注: 从司法实践分析私募基金内部纠纷的争议焦点, 读懂GP和LP之间究竟在争什么?

不同于普通资管合同纠纷,由于私募基金通常选择有限合伙企业作为载体, 因此大部分GP和LP之间的纠纷在司法实践中表现为《合伙企业法》所调整的合伙企业纠纷等案由。为了厘清GP和LP之间的恩怨情仇, 找到困扰GP和LP的核心法律问题, 我们找到了合计2633个适用《合伙企业法》的私募基金内部纠纷案例, 并根据法院在判决中适用的具体的《合伙企业法》中的规定对上述2633个案例进行了分类。

根据上述统计不难发现,《合伙企业法》中的原则性规定, 如合伙协议需要以书面形式订立(第四条)、普通合伙人无限连带责任(第四十条)和合伙企业设立条件(第十四条)等规定在被适用次数上遥遥领先(对应上图中橙色部分), 这与法院在起草判决书时喜爱援引这些原则性规定的习惯密不可分。这些原则性规定固然构建了合伙企业纠纷的基本形态,但由于不涉及GP和LP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安排, 常常并非案件的核心争议点, 亦不属本文讨论之重点。本文将讨论的重点放在集中体现GP和LP关系的《合伙企业法》第三章“有限合伙企业”部分, 即上图的红色部分, 并借由GP和LP的矛盾回看《合伙企业法》中关于合伙企业的其他普适性规定。

如果我们将视角聚焦到《合伙企业法》第三章的规定,就会发现《合伙企业法》第六十三条、六十七条和第六十八条,在案件数量上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其中,《合伙企业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了有限合伙企业合伙协议中必须约定的事项, 第六十七条和六十八条则规定了GP与LP的权利与义务, 集中体现了私募基金内部纠纷的核心争议焦点。我们也将基于这些案例、规定, 和近期关注的私募基金内部纠纷问题, 就基金合同的起草工作提出我们的建议。

学会基金派生诉讼, LP 不再无处维权

在基金合同中明确约定, 在 GP 怠于履行职责的情况下, LP 可以代表私募基金采取法律行动, 并且细化“GP 怠于履行职责”的认定标准。

管理人不见了, 谁来帮私募基金讨债呢? 投资收益怎么保障?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六十七条和六十八条的规定,原则上只有由私募基金管理人担任的GP有权执行合伙事务, 而LP不执行合伙事务, 也不得代表私募基金。但《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第七项似乎为这种原则留下了例外的情形,即当GP怠于行使权利时, LP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不视为执行合伙事务。类似的制度在公司法中被称为“股东代表诉讼”, 因此很多人亦将LP代表私募基金提起的诉讼称之为“基金派生诉讼”。

“基金派生诉讼”主要解决两种隐患,其一是当GP和投资标的债务人存在关联关系时GP怠于为私募基金行使权利的情况, 其二是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与GP取得联系的情况, 比如GP“跑路”了。虽然“基金派生诉讼”制度解决了私募基金GP和LP之间常见的矛盾, 将对外的诉权归还于对私募基金投资收益更为关注的真正的“金主”们,必要性不言而喻。但不同于《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将“股东派生诉讼”明确规定为股东的法定权利之一,《合伙企业法》似乎只是将其从有限合伙人的“负面清单”中解放出来,而未直接为LP提起“基金派生诉讼”的权利“正名”。因此, 长久以来私募基金的LP想要以自己的名义主动采取维权行动可谓举步维艰。在我们找到的有限案例中,私募基金LP大致提出过如下几种观点:

观点一: LP主动提起的诉讼其实质为基于《合同法》第七十三条提起的“债权人代位诉讼”[1],该等观点建立在LP系私募基金债权人的基础上, 但该等前提和私募基金自负盈亏的核心要旨存在明显的矛盾, 因此当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 观点二: 《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第七项已经赋予了LP在GP怠于行使权利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代表私募基金提起诉讼的权利[2],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辖终94号管辖裁定书中就采纳了该等观点; 观点三: 《合伙协议》约定在GP怠于行使权利时, LP有权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代为提起诉讼, 该等约定并不违反《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 因此LP有权基于该等约定以自己的名义, 为私募基金的利益采取维权活动[3]。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终756号民事判决书中支持了该等观点。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更多精彩:白菜帮(http://www.tbbcb.com)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